萬通再無六君子

萬通再無六君子
2021年08月18日 15:54 財經自媒體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來源:樓盤挖掘機

  編者薦

  “萬通六君子”,一段咀嚼不爛的五味雜陳。

  一石激起千層浪。

  日前,萬通集團創始人馮侖被曝出涉嫌合同詐騙并被立案查處的消息,引發熱議。

  自媒體“巴蜀獨立評論”發表文章稱,自2020年12月8日以來,多位自然人及公司向三亞公安局報案,指控馮侖涉嫌合同詐騙,并舉報其利用職務之便,私自挪用某央企資金4248萬元。

  同時,爆料人還曬出一張立案告知書,告知書中顯示,12.08挪用資金一案,三亞市公安局經偵支隊認為符合刑事案件立案條件,予以立案。

  圖片來源于爆料自媒體

  隨后,馮侖回應表示傳言毫無根據,是“扯淡的事”,但對具體情況他并無更多介紹。

  8月13日晚22:50,馮侖在微博中對此事做出回應,“微信公眾號‘巴蜀獨立評論’于2021年8月13日發布的《商業大佬馮侖的暮年:涉嫌挪用資金罪被三亞警方立案》一文,惡意歪曲事實,編造虛假信息,對本人進行詆毀,誹謗,嚴重侵犯了本人的人身權益,對此,本人將向警方報案并保留其他一切追訴權利”。

  8月14日,該自媒體賬號又發布了一篇題為《馮侖先生,這個錢到底是不是該拿?》的文章,對馮侖“扯淡的事”的言論作出回應。

  “這是一個涉及到侵吞國有資產刑事犯罪的嚴肅法律問題,目前國家對資本胡作非為也高度重視,希望馮侖先生出來走兩步,給公眾一個明確的答復,而不是一句‘扯淡的事’了事,那才是‘扯淡的事’。”

  8月15日,馮侖再次回應媒體稱,自己是被旗下海南子公司負責人莊某“背叛和誣陷”。相關自媒體文章“惡意歪曲事實,編造虛假信息”,對此已向北京警方報案。

  截止日前,馮侖尚未針對此事件再次發聲,相關自媒體賬號也沒有刪除相關文章。

  傳馮侖挪資4248萬元

  是被誣陷還是確有其事?

  提起馮侖,想必大多數人都不會陌生。作為萬通集團的創始人、“萬通六君子”之一,馮侖是最早一批搞房地產的企業家,就連SOHO中國的創始人潘石屹都要叫他一聲大哥。

  后來馮侖離開萬通,又是自費發射衛星、又是寫書做自媒體,可謂活出了自我。

  然而,恐怕他自己也沒想到如今會以這種方式“出圈”。

  小挖梳理前因后果得知,此次事件起源于2018年的一場財務糾紛。

  2018年11月2日,在董事長、法定代表人馮侖《付款通知書》的要求下,三亞萬通向上海某機構打款4248萬元,而這筆錢本該是與三亞萬通合作的一家央企委托其代收的項目“會員款”(購房定金),并非三亞萬通自有資金。

  由于三亞萬通擅自挪用了這筆資金,導致央企項目始終無法收回該款,且出現了無法按約于一年后退款給購房人的情況。

  爆料自媒體稱,從2020年12月8日起,多名購房者因自己交的“會員費”被“卷走”而向三亞市公安局報案,警方當月便將“12.08挪用資金一案”立案。

  一份《報案書》中稱:“受害人于2017年與三亞萬通簽訂并繳納了會籍訂金100萬元,為購買其項目所涉房產取得優惠條件。當時和三亞萬通約定了一年后退還該筆訂金,但是三亞萬通遲至今日都未退款。”

  2021年1月,馮侖向三亞警方報案,稱莊某等人涉嫌“誣告陷害罪”,但沒有獲得受理。

  這并非馮侖第一次狀告莊某,早在2020年8月,他就以“莊某將公司所有的3200萬元資金挪用至個人實際控制公司、涉嫌職務侵占”為由,向海口警方報案。

  據了解,該案件所涉及的地產項目是由中國人壽和海南萬通健康產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海南萬通”)合作開發,后者占股49%,是馮侖執掌的三亞萬通持股1%的子公司。

  2017年,該項目因未獲得預售證,便以收取“會員費”的形式向購房者收取定金,為項目蓄客。按其規劃,在得到預售證之后,便將“會員費”轉化為購房款,返還給客戶。

  馮侖稱,“會員費”操作并未受到三亞萬通方面的授權,并且,該央企向三亞萬通發出《收款委托書》,委托其代為收款時,由于相關印章、證件等均在莊某手中,自己對此并不知情。

  然而就在2017年11月2日,馮侖發出《付款通知書》,要求三亞萬通將其代收“會員費”中的4248萬元打款給了上海中城涌馨投資中心(以下簡稱:中城涌馨),而該公司與三亞萬通并無業務往來。

  馮侖在向媒體介紹這筆轉款時稱,這筆4248萬元的轉款是項目公司以“明股實債”形式融資后,按期返還給借款股東中城涌馨的投資回報。

  但據“巴蜀獨立評論”爆料,一位三亞萬通人士稱,“馮侖這個行為是違反公司章程規定的,且未經股東會決議。他擅自將本不屬于海南萬通及三亞萬通的涉及央企國有資產的巨額資金挪用給其利益關聯方,事后又捏造所謂‘投資收益’名目,讓三亞萬通和海南萬通編制假帳,意圖掩蓋事實,進行侵占。”

  同時,該文章還指出,2021年6月18日,涉及央企以馮侖侵吞國有資產涉嫌貪污罪、職務侵占罪向三亞市公安局報案。

  《刑事報案書》稱,馮侖涉嫌早有預謀的將代收的國有巨額資金與他人勾結,以利潤分配的名義,將該公司委托代收款實施了侵吞。為避免公司、股東及國有資產不至于遭受無法挽回的損失,請求立刻對該案進行受理并追究馮侖的法律責任,追索贓款。

  時至今日,警方并未透露更多案情信息,該案仍在辦理當中。

  “萬通六君子”沉浮史

  “萬通六君子”是房地產時代大潮中抹不去的印記。

  1991年,馮侖、王功權、王啟富、劉軍、易小迪、潘石屹六個人從南北各地奔赴海南,攜手創辦了萬通,開啟了“萬通六君子”的時代。

  后來馮侖在《野蠻生長》中回憶稱,“我們沒有錢,每個人便根據各自的情況分別借了一些:功權向丈母娘借了一些,王啟富跟家里借了一些,我向深圳一個老板借了一些,劉軍向朋友借了幾千塊,易小迪拿了印刷廠的8000塊,合起來3萬多塊錢。這些錢大多用在注冊公司等前期費用上了,當時也只能注冊成類似皮包公司一樣的公司,注冊資金1000 萬元人民幣,拿到執照的時候還剩幾百塊錢。”

  他們拿東拼西湊得來的錢創辦了海南農業高技術聯合開發投資總公司,僅用兩年時間就賺到了3000萬元。

  1993年,“農高投”增資擴股,改制成為萬通集團股份有限責任公司,“萬通六君子”正式得名。

  不久后,萬通在北京開發的“新世界廣場”項目開盤,并大獲成功。據了解,該項目賣到了當時市值的3倍,僅用5天,公司銷售進賬5個億。

  自此,萬通名號徹底打響,同時奠定了馮侖和潘石屹的“江湖地位”。

  又是兩年,到1995年,萬通旗下資產膨脹至48億元,成為涉獵房地產、金融、商業、風險投資、通信、醫藥、文化等產業的綜合性集團,更成為當時地產界的一面旗幟。

  但相愛容易相守太難,隨著公司愈發壯大,六人的經營理念、對公司未來發展路徑的分歧也越來越大。

  在鼎盛時期,“六君子”選擇了和平分家。

  1995年3月,王啟富、潘石屹和易小迪離開;1998年,劉軍離開;2003年,王功權離開。

  至此,“萬通六君子”只剩下馮侖一人。

  分道揚鑣并不一定會有一個壞結果,至少,每個人都能去追求彼此所期望的未來。

  分家后,馮侖獨自執掌萬通,不僅讓萬通成為國內房企“盈利十強”,而且還帶領萬通成功在上交所上市,陪著萬通走過了一段輝煌歲月。之后,馮侖與萬通沉浸在“立體城市”的“童話”中,久久不能自拔。

  2011年,馮侖卸任萬通董事長,2014年,馮侖交出股權,完全脫離了萬通。

  此后的馮侖活成了一個“真正的文化人”,出書、寫文章、當網紅、客串主持人、做自媒體,甚至還發射了一顆自己的衛星。

  潘石屹離開萬通后,自立了門戶,與妻子張欣共同創立了SOHO中國,專注以寫字樓為主的商業地產,并首次引入兼具辦公及住家功能的“自由空間”體系,一時名聲大噪。2007年,SOHO中國在港交所上市,曾創下亞洲最大商業地產IPO紀錄。

  但是,隨著SOHO中國業績下滑,潘石屹被動走上“賣賣賣”之路,套現超百億元。最近,潘石屹又打算把SOHO中國賣了,僅保留手中9%的股份,繼續去享受生活。然而,這筆黑石集團與SOHO中國涉及236.57億港元的大宗交易被中國市場監督管理總局正式立案審查,后續還未可知。

  王功權離開萬通后加盟了鼎暉創業投資基金,成為該公司的高級合伙人。后來,已有家室的王功權出軌江蘇中孚投資有限公司創始人王琴,稱愿放棄一切與其私奔,因此丟了工作。此后又因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被判入獄。

  取保候審后,王功權為實現自己“人文度假夢”,創立了北京青普旅游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在經營了六年之后,今年2月,王功權不再擔任其法定代表人,而其“微型迪士尼”夢想的實現也將遙遙無期。

  值得一提的是,王功權也喜歡文學,屬于一個商人加半個文人。他迷戀古詩詞,不僅是中華詩詞研究院的創始人,還兼任北京詩詞學會副會長。

  易小迪離開萬通后,一直從事房地產行業,憑借其不爭不搶、溫爾爾雅、任勞任怨的性格,籠絡了一批忠實的追隨者。從投資北京現代城1號公寓,到創建“陽光100”品牌,再到成立北京陽光100置業集團,個人身家一度飆升至20億人民幣。

  然而,經歷了“輝煌”之后,易小迪也在今年迎來了黑暗時刻,深陷債務危機。

  8月11日,陽光100發布公告稱,由于該公司未能于到期日支付2021年到期債券的本金及溢價,因此已發生違約事件。違約事件將觸發公司2022年到期優先綠色票據的交叉違約條款。

  王啟富離開萬通之后,將海帝木業做成了國內木板行業的知名品牌,還在天津成立了富鼎和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營房地產、新能源與公用事業等投資。此外,騎行是王啟富最大的愛好,他將興趣和事業相結合,創辦了藍天綠野體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在“旅游+體育”市場中大展拳腳。

  與其他五人相比,劉軍后來就很少出現在公眾視野中。如今,劉軍在四川做起了果蔬保鮮、儲藏加工和營銷等農業物流項目,生活格外輕松。

  不同于某些分家即斷交的“塑料兄弟情”,近年來,或因小輩婚禮,或因業內邀請,或因互相約定,“萬通六君子”總是能時常相聚一起,憶往昔崢嶸歲月,笑當年恩怨情仇。

  在一次聚會上,王啟富稱曾這樣評價其他五人,“馮侖是思想家,是大哥和領袖。功權是詩人,有浪漫情懷的人,改革者。劉軍是勇敢,實業家。易總是最有智慧的,特別實干,有智慧、實干。潘石屹是天生的商人,就像商界的趙本山,因為他本能的會做生意。”

  今年年初,在俞敏洪于騰訊視頻開創的對談節目《酌見》中,馮侖曾表達對“組建新萬通”的期許,但是,似乎沒有得到老兄弟們的意見統一,至今仍無下文。

  萬通再無六君子。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李墨軒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8-24 張小泉 301055 --
  • 08-23 遠信工業 301053 --
  • 08-23 宏微科技 688711 --
  • 08-20 國光電氣 688776 --
  • 08-19 果麥文化 301052 8.11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小学生污污污小视频_小猪成年短视频app下载_小猪成视频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