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是訂單充足的老板 也稱外貿生意“壓力山大”

即使是訂單充足的老板 也稱外貿生意“壓力山大”
2021年08月27日 01:38 第一財經

股市瞬息萬變,投資難以決策?來#A股參謀部#超話聊一聊,[點擊進入超話]

  即使是訂單充足的老板 也稱外貿生意“壓力山大”

  作者:吳綿強

  [ 今年上半年我國貨物貿易進出口總值18.07萬億元,比去年同期增長27.1%,連續13個月實現同比正增長。 ]

  最近,在佛山樂從經營外貿家具生意的王剛十分憂慮,今年他公司的外貿業務直接驟減了80%以上。

  疫情之下海運持續緊張、運費暴漲,給外貿企業與他們的客戶帶來巨大壓力。

  第一財經1℃記者獲悉,去年,中國銷往北美港口的家具產品運費每箱在3000至5000美元,許多企業還有相對的利潤空間,而目前,中國發往北美市場的運費高達1.5萬至2萬美元。另外,全球集裝箱貨運指數顯示,中國/東南亞-北美東海岸的海運價格超過2萬美元,比一年前同比上漲500%以上。

  據王剛介紹,現在家具出口的成本是今年初的3倍,“海運費已經大于貨值了,基本沒有出口的意義了。”

  焦慮的不只王剛。第一財經1℃記者在調查中發現,不少外貿企業都面臨著包括運費、原材料暴漲等多種壓力,甚至一些訂單充足的企業也并未感到輕松

  變慢的貨物流轉

  “相對去年同期,我們目前的訂單量更加充足。截至今年7月,公司就已基本完成2020年全年的營業額。”長期以來從事智能頭盔研發生產和銷售的LIVALL(力沃)公司負責人鄭波說,8月至11月都是圣誕節備貨期,屬于外貿訂貨旺季,公司也在嚴陣以待準備。

  對于訂單充足的現狀,鄭波既喜也愁,喜的是客戶源源不斷下訂單,憂的是居高不下的貨運形勢導致貨物的流轉效率變慢

  據第一財經1℃記者調查,在貨物交付效率上,工廠和海外客戶都在持續觀望。過去,制造業企業根據訂單量一鼓作氣開足馬力生產,并在一個月內快速向海外客戶交付訂單,但目前,大家需要時刻關注港口以及航運動態。

  “(海運)航線與飛機一樣,都是要求定時、定量和定價,目前遇到的最大問題是無法定時,過去船舶的離港時間都是有計劃的,比如上午、下午和晚上都有固定班次,現在大部分都被打亂了,幾乎每一個港口的船舶都不可預期。”華南一家港口企業高層人士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

  據這位負責人介紹,現在全球防疫依舊嚴峻,導致物流的效率變低了,以前一條船在碼頭臨檢僅要10個小時,現在除了裝卸,還要檢疫、消毒,船員要待核酸檢測報告出來之后才能干活,同樣一條船可能要花20個小時才能作業完畢,這就導致下一艘船的等待時間延長了。

  “現在的訂單交付周期比過去更慢了,我們在收到訂單后就要收取定金(總貨物價格的30%),基本上要做到兩個月交付。”鄭波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該公司在德國、西班牙兩個區域的客戶,在今年年初就已下了半年的訂單,然后雙方每個月會根據疫情以及海運形勢變化,對訂單量進行調整。

  但貨物完成交付之后,無法控制運輸問題,這是許多外貿企業遇到的共有難題。

  “運輸問題現在主要集中在兩方面,一個是柜(集裝箱),另一個是艙(位)。”鄭波說,現在同事們既要搶艙位,又要搶貨柜,往往有時候艙位搶到了,貨運公司卻無法提供空柜,導致貨物無法裝柜運輸。

  以往,整柜的價格往往要比拼柜便宜,而目前整柜價格一直在飆升,如果采取拼柜的形式,貨運價格反而比整柜更便宜。

  “由于今年出現了很多突發情況,包括海上交通擁堵、港口貨物擁堵等,許多企業的貨物運輸遭遇突發情況終止,比如企業難以熬住持續增長的運費或者訂單生產出來之后無法按時上船等,因此‘撿漏’拼柜的空間越來越多。”鄭波說。

  “所以我們現在也倡導‘拼柜’模式,讓客戶將訂單拆散,比如一個4000只頭盔的大訂單,拆分成4個小訂單,每個訂單1000只,擇機陸續發貨,一批訂單如果能通過拼柜盡快發走,就絕不耽誤,免得等久了,遭遇運費上漲等突發狀況。”鄭波說,這樣做的好處是一方面抵沖運費的增長,另一方面加快客戶貨物的周轉效率,節省人力物力。

  中山大學港澳珠三角研究中心副主任林江在接受第一財經1℃記者采訪時表示,他調研之后發現,持續飆升的國際運價首先增加了從事出口的制造業企業的成本,擠壓了制造業企業的利潤,從而削弱了出口供給水平;其次,削弱了中下游從事出口的制造業企業的議價能力,降低了企業出口商品的競爭力。另外,高漲的國際運價還抬升了制造業企業進口原材料的價格,同時把高出的運輸成本轉嫁到消費端。

  成本劇增影響下單意愿

  運力緊張導致運費大漲,極大增加了產品的單位成本。

  最近,鄭波剛發走了一個德國客戶的40尺重柜,滿載4000只頭盔,運費是15000美元,平均每只頭盔運費價格4美元左右。去年同期,深圳發往歐洲的一個40尺高柜的運費為3000至5000美元,現在則漲到1.6萬至1.8萬美元,“單只頭盔的運費比原來上漲了三四倍。”

  目前,國內的外貿企業大多選擇FOB的模式進行運輸,這樣的好處是貨物運輸成本都由海外客戶承擔,國內制造業企業并不需要承擔運輸風險。“自然而言,海外客戶也要相應地提高銷售價,最終由海外的終端消費者‘埋單’。但如果他們承擔了更多成本,也會降低購買意愿,倒退回來會影響海外客戶的下單量,繼而降低我們的訂單量。”一位外貿行業人士分析認為。

  運力與運費之外,原材料持續漲價也已經成為外貿企業無法掙脫的另一個漩渦。

  華隆玩具旗下的華豐玩具(深圳)有限公司(下稱“華豐玩具”)長期以來從事各類塑膠五金玩具、棉花公仔、電子玩具產品的ODM、OEM外銷,公司95%以上的產品出口海外,銷往全球60余個國家和地區,包括歐美發達國家、中東、亞洲等新興市場。

  疫情暴發后,華豐玩具的訂單銷售一度遭遇起伏,但也不至于影響全年的業績。從去年下半年開始,公司訂單量持續恢復,最后全年業績與2019年基本持平。

  華豐玩具董事長張祺隆表示,目前正處于2021年圣誕節的訂單旺季,“預計今年的銷量和業績將比2020年增長20%。”

  華豐玩具向好的出口形勢,與行業數字基本一致。海關總署官網資料統計,今年7月,我國玩具出口40.498億美元,比上月35.025億美元同比增加15.6%;1~7月,玩具累計出口212.525億美元,同比增加51.5%。

  出口形勢向好,但原材料漲價的壓力也同步增加。

  據張祺隆介紹,今年上半年,塑料、五金、電子料、包材等原材料都出現漲價,到7月、8月已較為穩定。“我們的利潤非常微薄,靠走量賺取更多利潤,公司毛利率基本維持在10%至17%,原材料漲價對公司利潤的侵蝕達到4%左右,相當于超過三成的利潤被‘吃掉’,所以對我們業績影響很大。”

  張祺隆說,玩具行業都是在每年的1月與客戶擬定出廠價,然而今年的原材料漲價潮從2月春節期間開始,此后的3至5月也一路猛漲,“那時候我們與客戶的產品報價已經談好了,此后談判一度非常被動。”

  最后商定的解決辦法是,雙方都承受一點,重新擬定一個合理的價格。“如果客戶不分攤(原料漲價的成本),我就只能選擇停止供貨;但我們零售價要提升了,就會影響需求。”張祺隆表示,只要在合理漲價區間,客戶也會接受,因為讓他們重新尋找新的供應商和第三方供貨,在疫情之下也非常不容易。

  (文中王剛為化名)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李桐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8-30 匠心家居 301061 72.69
  • 08-30 博拓生物 688767 34.55
  • 08-30 上海誼眾 688091 38.1
  • 08-27 匯隆新材 301057 8.03
  • 08-27 中鐵特貨 001213 3.96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小学生污污污小视频_小猪成年短视频app下载_小猪成视频人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