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吹爆的新紐科技 其實就是一家多方勾兌、包裝上市割韭菜的套路公司

被吹爆的新紐科技 其實就是一家多方勾兌、包裝上市割韭菜的套路公司
2021年08月26日 20:48 財經自媒體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師研報,權威,專業,及時,全面,助您挖掘潛力主題機會!

  原標題:雪球大V現場調研、寫文章吹爆的新紐科技,其實就是一家多方勾兌、包裝上市割韭菜的套路公司:“公司獵人”翟曙春傳奇

  來源:市值風云

  三個關鍵人:東華軟件華夏銀行,翟曙春。

  風云君在對新紐科技(09600.HK)進行研究的時候,總感覺這家港股公司渾身上下透著一股子邪勁兒,風云君一會腳底板冒涼氣,一會后脊背發涼,一會莫名其妙起一身雞皮疙瘩,一會腦海里響起聊齋電視劇的背景音樂……

  這公司到底邪在哪兒呢?憑啥能讓見多識廣的百樂門代客泊車小王子也露了怯,像是進了聊齋片場?

  且聽風云君娓娓道來。

  一、傳統得不能再傳統的軟件供應商

  新紐科技成立于2011年8月,在2016年12月的時候,翟曙春收購新紐科技全部的股權,成為公司唯一的股東。

  后來經過一系列融資、重組以及IPO,現在翟曙春持有新紐科技40.95%的股權,是公司的控股股東和實際控制人。

  如果用一個詞來高度概括新紐科技的業務特點,那應該就是:傳統。統的都不能再統的那種統。

  有多傳統呢?

  按照公司自己的說法,新紐科技是一家“傳統”的軟件服務供應商,且公司大部分營業收入都是來自“傳統”的軟件服務。

  (新紐科技招股說明書)

  就新紐科技這家公司而言,所謂傳統的軟件服務,就是指面向特定行業的,提供定制化的軟件服務,也即To B類軟件。

  按照產品類型劃分,新紐科技的產品服務可以分為三大塊:軟件開發服務、技術與維護服務,以及軟件銷售。

  2017-2020年,軟件開發服務收入從0.16億元增長至1.32億元,其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從未低過70%。

  既然是To B類的IT供應商,則新紐科技必然會聚焦于某些行業。

  按照終端客戶的行業屬性劃分,2017-2020年,來自金融行業的收入占營業收入的比例從98.1%一路下降至77.8%。

  雖然比例一直在下降,但金融機構(主要包括銀行、信托公司以及資產管理公司)一直是公司營業收入的最主要來源。

  新紐科技的客戶集中度較高,2017-2019年,前五大客戶占營業收入的比例一直保持在50%以上,2020年才略降至48.6%。

  風云君注意到,公司這幾年的前兩大客戶,基本都是客戶b和客戶a,這兩個大客戶合計貢獻了公司營業收入的30%-50%,是新紐科技的核心關鍵客戶。

  根據新紐科技的描述,客戶b是一家在A股上市、總部位于北京的全國性股份制銀行,其2019年的營業收入為847億元。

  根據以上信息可知,這個客戶b是華夏銀行。

  今年6月份,華夏銀行還在自己的官網公示了一則采購信息,采購項目是儲蓄國債系統,選定的供應商正是新紐科技。

  客戶a,也是A股上市的軟件服務商,總部位于北京,2001年成立,2006年上市,其2019年的營業收入達到88億元。

  根據這些信息,以風云君百樂門多年代客泊車小王子的經驗,可以直接鎖定客戶a,就是東華軟件。

  東華軟件本來就是面向行業的To B類軟件供應商,和新紐科技的業務范圍,在本質上沒有任何區別。

  既然東華軟件是下游客戶,那新紐科技充當的角色當然也就是“外包的外包”。

  真正的終端客戶是甲方,東華軟件是乙方,然后再把一部分業務外包給丙方,也就是新紐科技。

  經風云君的深挖,東華軟件、華夏銀行以及翟曙春之間的關系,非同一般,下面的分析將是本文的重頭戲。

  二、順藤摸瓜,全面復盤翟老板的騷操作:買賣公司,多方勾兌,圈錢套利

  1、獵人的第一槍:北京聯銀通和東華軟件

  2008年,東華軟件以定向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了一家名叫北京聯銀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北京聯銀通”)100%的股權。

  北京聯銀通的業務有兩個,一個是向銀行銷售ATM機,一個是向銀行銷售定制化的應用軟件系統。

  2007年1-11月,北京聯銀通的營業收入有一半是來自硬件的銷售,一半是來自軟件。但就利潤貢獻而言,82%的利潤是由軟件業務貢獻的。

  所以從利潤角度,北京聯銀通和新紐科技一樣,也是To B類的軟件供應商,而且兩者都服務于金融機構。

  (2007年12月27日《東華軟件:向特定對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報告書(全文修訂稿)》)

  風云君還發現,在軟件業務領域,北京聯銀通的核心客戶竟然也是華夏銀行,又和新紐科技一樣。

  在被收購之前,北京聯銀通的股權被5人分別持有,其中,翟曙春正是第二大股東,他持有北京聯銀通29%的股份,同時也是北京聯銀通的董事總經理。

  (2007年12月27日《東華軟件:向特定對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報告書(全文修訂稿)》)

  此次交易的對價為2.89億元,所發行股份的定價為22.86元,而東華軟件定向發行的股份全部由以上5人按照持股比例進行認購,其中,翟曙春認購366.56萬股。

  北京聯銀通借這個收購,成功進入東華軟件體內,實現了曲線上市。

  包括翟曙春在內的上述5人,搖身一變,成了上市公司東華軟件的股東。

  2008年,翟曙春還持有東華軟件2.58%的股份,限售期一過,翟曙春就開始減持,截至2012年年末,翟曙春已經不在東華軟件十大股東之列。

  (東華軟件2008年年報)

  持股是減少了,也順利套現了,但翟曙春還未離開北京聯銀通,他依舊擔任著北京聯銀通的董事和總經理,甚至在2008年-2010年,翟曙春還被委任為東華軟件的董事兼副總經理。

  根據天眼查APP的資料,翟曙春從2013年開始,擔任北京聯銀通的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直到2017年,法定代表人和董事長才變更為薛向東(東華軟件的實際控制人)。

  再結合新紐科技的招股書,翟曙春是在2016年,徹底離開了北京聯銀通,也不在東華軟件擔任任何職務。

  (新紐科技招股說明書)

  由此可知,在2008-2016年期間,翟曙春一直都是北京聯銀通的主要負責人之一,一段時間內甚至成為一把手,全權負責北京聯銀通的業務。

  當初收購的時候,北京聯銀通的凈資產只有3000萬元左右,以2.89億元的交易價格計算,這增值率就高達824.94%。

  另外,2006年北京聯銀通的凈利潤只有309.4萬元,以這個為基準,那靜態市盈率就高達93.4倍。

  是什么原因促使東華軟件以這么高的溢價買下北京聯銀通呢?

  答案是:預期。

  北京聯銀通的業績承諾是2007年凈利潤不低于3000萬元,2008和2009年的凈利潤分別比上一年增長不低于20%。

  (東華軟件2008年年報)

  實際情況是,北京聯銀通的凈利潤從2007年的3008.52萬元,增長至2009年的4405.3萬元,2008和2009年的同比增長率都在20%左右,完完全全的低空飄過,幾乎全部“壓線”完成業績承諾。

  這尼瑪也太巧了。

  更離奇的是,被收購之前,北京聯銀通的業績那叫一個垃圾:北京聯銀通的營業收入從2004年的9888.92萬元一路下降至2006年的5102.44萬元,同期的凈利潤則從437.36萬元下降至309.4萬元。

  奇了怪了,為啥收購之后和收購之前,業績差別這么大?

  東華軟件和北京聯銀通給的說法是:戰略轉型。公司的業務重心從單純的硬件銷售轉變為軟件服務供應商。

  (2007年12月27日《東華軟件:向特定對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報告書(全文修訂稿)》)

  之前風云君提到,北京聯銀通在軟件業務領域的核心客戶是華夏銀行,說明北京聯銀通的業績爆發,主要原因就是承接了華夏銀行的軟件外包項目,拿到了華夏銀行的訂單。

  這一點各位老鐵需要特別注意,后文還會再次提及。

  北京聯銀通2005年開始實施轉型,2007年的業績瞬間爆發,緊接著就是被上市公司東華軟件全資收購。

  那么就請問大家:整個過程像不像是,北京聯銀通為了上市,趕緊沖一波短期業績,以求更高的溢價和估值?

  果不其然,完成三年的業績承諾之后,北京聯銀通的業績直接變臉,直接換了一張面孔。

  從2010年開始,北京聯銀通之前的增長態勢一去不復返,翟曙春當了一把手,公司業績依然是長期的萎靡不振。

  2015年北京聯銀通的凈利潤只有3816.01萬元,這比2009年的凈利潤還少500多萬。

  也許對翟曙春來說,只要北京聯銀通兌現業績承諾,自己能夠順利套現所持的東華軟件的股份,這就足夠了,至于以后的事嘛,管他呢。

  2016年,東華軟件終于對北京聯銀通進行了商譽減值準備,計提的減值金額達到7362.1萬元。

  從此以后,東華軟件再也沒有披露過北京聯銀通的業績,翟曙春也離開了北京聯銀通和東華軟件。

  (東華軟件2016年年報)

  2、關鍵人:東華軟件和華夏銀行

  有些媒體在報道翟曙春的時候,出現了明顯的錯誤。

  比如,說是翟曙春創立的北京聯銀通。

  北京聯銀通是在2000年2月注冊成立,原始的5個股東里,并沒有翟曙春。

  翟曙春在2001年9月,也就是過了一年多以后,才成為北京聯銀通的股東,而且是以受讓和花錢的形式,拿到的股份。

  北京聯銀通也好,新紐科技也好,實際上都是翟曙春買來的。

  這里有兩個細節值得推敲。

  第一,2007年6月,北京聯銀通進行第5次股權轉讓,翟曙春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拿到北京聯銀通的大量股份,并一躍成為第二大股東。

  請注意:這個時間點,恰好也是東華軟件準備收購北京聯銀通的前夕。

  (2007年12月27日《東華軟件:向特定對象發行股份購買資產報告書(全文修訂稿)》)

  為什么這些股東會紛紛將自己的部分股份,轉讓給翟曙春呢?

  轉讓時間還是在北京聯銀通準備曲線上市的時候?

  最大的可能就是翟曙春拉來了業績,也就是通過翟曙春的運作,北京聯銀通拿到了華夏銀行的訂單,不僅實現了公司業務的轉型,還可以憑著短期的業績增長,搞一波上市。

  風云君查到,翟曙春是計算機專業出身,而且他曾就職于中國人民銀行清算中心,從事的也是軟件開發之類的工作。

  有著金融IT背景的翟曙春,能夠拿到華夏銀行的訂單,并不奇怪。

  (東華軟件2008年年報)

  第二個細節是,新紐科技在被翟曙春收購之前,其主要業務也是硬件銷售,即向銀行出售ATM機,翟曙春收購之后,新紐科技也立刻轉型去做應用軟件去了。

  這個套路和北京聯銀通一模一樣。

  (新紐科技招股說明書)

  2017年,前五大客戶占新紐科技營業收入的比例高達82.8%,其中,東華軟件和華夏銀行合計貢獻了近一半的營業收入,說明新紐科技的早期轉型和業績增長主要靠東華軟件和華夏銀行。

  綜合以上分析和所有的公開線索,咱們現在可以復盤一下翟曙春的操作手法。

  翟曙春最早看上的是以銷售銀行ATM機為主要業務的北京聯銀通。

  北京聯銀通之前的業績一塌糊涂,翟曙春便以購買或者受讓的方式,拿到北京聯銀通的大量股權。

  同時,憑借翟曙春的運作,北京聯銀通拿到了華夏銀行的大量訂單。

  接著,北京聯銀通的業績短期內大幅提升,翟曙春瞅準機會,立刻把北京聯銀通高價賣給了東華軟件,自己成為上市公司大股東,第一次套利成功。

  3、獵人的第二槍:新紐科技

  歲月無聲,金錢不眠。

  時間靜悄悄地來到了2016年,翟曙春又醞釀了一個上市圈錢的計劃:剛離職的翟曙春,轉頭又收購了新紐科技。

  非常的迫不及待,非常的輕車熟路。

  這回采用的手法,也和十年之前如出一轍:翟曙春先物色了一家同樣是做ATM機銷售業務的公司,就是新紐科技。

  全資收購新紐科技之后,為了讓新紐科技的業績在短期內快速增長,翟曙春再次拉來了自己的老東家——東華軟件,和老顧客——華夏銀行。

  像軟件外包這種活兒,本來就沒啥技術門檻,訂單給誰不是給呢?于是乎,在東華軟件和華夏銀行的訂單刺激下,新紐科技成功轉型為“金融IT供應商“,收入也迎來了爆炸性增長。

  2017-2020年,新紐科技的營業收入從0.21億元猛增至2020年的1.76億元,年均復合增長率高達100%,相當于一年翻一倍。

  隨著新紐科技的上市,“公司獵人“翟曙春再一次套利成功。

  不過與第一次在A股圈錢不同,這次是跑到香港資本市場圈錢,而且是讓新紐科技直接IPO。

  新紐科技目前的市值在20億港元左右,翟曙春的身價接近10億港元。而且這還都是境外資產,可以自由兌換美元喲。

  無需扎扎實實地經營公司,只需簡單操盤運作一下,就能血賺,翟老板這是妥妥的人生贏家啊。

  大佬啥時候帶我飛啊?我偷偷跟您說,我早就不想給老板當苦逼研究狗了,這個豬腦袋放著稍微動點歪心思就唾手可得的大錢不賺,整天逼著我們做研究,盡畫餅充饑了!

  我還年輕,我還有夢想,我就想跟著大佬賺不勞而獲的真金白銀啊!

  三、老關系戶勾兌出來對財務報表

  從過往的行為上看,這翟老板做生意手段高啊:像是一位高明的買賣公司的獵人,整個殼,利用自己的資源把業績沖上去,然后上市圈錢。

  就,就,這才叫智商啊!

  當然,這種不是通過生產積累的財富增長,本質上就是財富轉移嘍——有人賺,就必有人虧。

  北京聯銀通在翟曙春的管理下,最終混成了“商譽減值”,最終還是我們可愛的股民買單。

  所以,實在也不敢期待新紐科技能有什么好的前景。

  不說未來,就說現在,新紐科技的基本面也是夠嗆。

  盡管新紐科技的營業收入快速增加,但是凈利潤卻沒怎么變:2018-2020年,凈利率從26%一路下降至18%,凈利潤一直保持在3000萬元左右,就沒啥增長。

  這和北京聯銀通的業績走勢一模一樣。

  一樣的老板,一樣的手法,一樣的套路,結果就是一樣疲軟的業績,翟老板果然誠實,一點都沒有“欺騙”大家。

  要怪,就只能怪自己眼瞎了吧?放著公開資料不看,放著白紙黑字的歷史、公告、財務數據不研究。

  新紐科技增收不增利,直接原因就是管理費用率增長過快:從2018年的7%,上漲至2020年的17%。

  管理費用上漲較快,原因是新紐科技出現大額的上市開支,2019和2020年合計的上市開支超過2300萬元。

  為了順利上市圈錢,這筆錢是必須花滴。

  新紐科技在資產方面最大的風險是應收賬款(含一年以內的合約資產,但不含應收關聯方和股東款項),目前公司的流動資產里,超過一半都是應收賬款。

  2017-2020年,應收賬款從0.11億元暴增至1.48億元,其占營業收入比例從52.4%上漲到驚人的84.1%。

  如果不計一年以內的合約資產,則賬齡超過90天的應收賬款占總應收賬款的比例從2017年的0大幅提升至2020年的56.6%。

  應收賬款周轉天數(含一年以內的合約資產,但不含應收關聯方和股東款項)從2018年的134天增加至2020年的252天。

  種種跡象都在表明,應收賬款存在很大的回收風險。

  公司下游客戶,要么是銀行之類的金融機構,要么就是東華軟件這種體量比自己大得多的軟件服務商,在這些客戶面前,新紐科技就是個弟弟,哪有什么話語權。

  更何況,翟老板是來圈錢的,先把業績做上去,東華軟件、華夏銀行等都是老客戶、老熟人了,他們啥時候打款給公司,根本不重要。

  有著如此大規模的應收賬款,新紐科技的現金流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2017-2020年,公司經營性現金流累計凈流出0.04億元,自由現金流累計凈流出0.32億元。

  就憑著這種不忍直視的基本面,新紐科技竟然可以在港股募資7.9億港元,而且還比原計劃超募1.4億港元。而新紐科技一年的凈利潤才0.3億元,一年的營收都不到2億元。

  風云君也是直呼好家伙——香港那邊不是注冊制嗎?不是經過長期市場教育了嗎?不說傳說智商都高A股一等嘛?怎么也是伸直了脖子挨宰啊?

  四、獵人的第三槍:又是熟悉的味道

  新紐科技的騷操作還不止于此。

  2021年8月15日,新紐科技發布公告,公司將變更IPO所得款的用途,準備用3.16億港元的現金,加上對外發行的股份,以不高于4.86億元的總價格,全資收購江西尚通科技發展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尚通科技”)。

  公告顯示,尚通科技是一家云服務商,主要提供SaaS和PaaS服務,前者是指企業級的電話呼叫托管服務,后者是指面向企業的短信服務。

  尚通科技的業績并不出彩,2020年的稅后凈利潤為2600萬元,比2019年還下降了25%,今年上半年的稅后凈利潤為1700萬元。

  (2021年8月15日新紐科技發布的收購公告)

  新紐科技剛從市場上圈了一波錢,馬上就去收購一家業績很平庸的公司……

  這……風云君仿佛又看見了熟悉的套路,熟悉的操作,新紐科技不會是想蹭一波SaaS或者云計算之類的概念吧?

  五、雪球大V們,就這公司還需要裝模作樣的現場調研嗎?

  根據灼識咨詢的報告,新紐科技僅擁有金融IT行業0.13%的市場份額,全國排名前100。

  (新紐科技招股說明書)

  都全國前100了,真不知道新紐科技有啥可吹的,想往SaaS概念靠,還是省省吧。

  就像新紐科技自己說的,公司就是一個傳統的軟件供應商,截至2020年年末,公司手上只有一項專利。

  新紐科技干的就是軟件外包的活兒,沒啥技術門檻,2017-2020年,新紐科技前五大供應商占總采購金額的比例一直在80%左右,供應商集中度非常高。

  仔細看這前五大供應商的明細,發現絕大部分也都是軟件供應商,說明新紐科技也在把部分業務外包給上游。

  這一行就是這樣,甲方給乙方項目,乙方拿到項目后,再分給丙、丁、戊方等,層層外包下去。

  (新紐科技招股說明書)

  雪球官方調研團,最近派了一堆人去新紐科技進行實地調研。

  之后還請了平臺大V們寫各種文章,對新紐科技一頓猛吹。

  新紐科技這家公司的質地到底怎么樣,老板的人品怎么樣,完全可以通過深挖財報、公告等公開信息,再輔以邏輯推理和論證,找到正確的答案,完全不需要去現場。

  更搞笑的是,雪球這幫大V的實地考察,得出的結論還是錯的,就TM硬考察,直接無視基本的財務數據和事實,太奇葩了。

  實地調研,現場盡調,都不過財務報表在時間和空間里的一個橫截面,太片面,也太片段,無法代表一家企業的整體和全貌。在某些情況下,甚至還會出現“調研偏見”。

  所以說啊,深度的研究,就看市值風云App就可以了啊:公開數據,公開研究,結論供公開檢閱。

  有這么好的盡調方法,你們非去現場干什么?

  是有什么事要勾兌嗎?

三大炒股神器免費領取!數量有限,先到先得>>
海量資訊、精準解讀,盡在新浪財經APP

責任編輯:馮體煒

APP專享直播

1/10

熱門推薦

收起
新浪財經公眾號
新浪財經公眾號

24小時滾動播報最新的財經資訊和視頻,更多粉絲福利掃描二維碼關注(sinafinance)

7X24小時

  • 08-30 上海誼眾 688091 38.1
  • 08-30 匠心家居 301061 72.69
  • 08-30 博拓生物 688767 34.55
  • 08-27 匯隆新材 301057 8.03
  • 08-27 中鐵特貨 001213 3.96
  • 股市直播

    • 圖文直播間
    • 視頻直播間
    新浪首頁 語音播報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小学生污污污小视频_小猪成年短视频app下载_小猪成视频人app